<video id="l3gci"></video>

      
      

        中國酒業新聞網

       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

        首頁 > 深度 > 關注 > 正文

        探尋歐洲之美,遇見倫敦與巴黎的人間之河
        2019-09-25 09:23:04   來源:《華夏酒報》   作者:李冰玉   

        海明威說,倫敦是謎面,巴黎是謎底。

        要解開海明威的謎,就必須親自到那里看看,湊巧海明威一生愛酒,帶著美酒去倫敦和巴黎,故事與酒,終是隨手可得。而中國白酒與歐洲古老的酒店、風景,將從這里開始……

        當倫敦眼、巴黎埃菲爾鐵塔、大英博物館、紅色的公交車,遇到了中國的天安門酒、牛欄山,終將碰撞出不同的火花。

        謎面:泰晤士河邊的舊時光

        當倫敦的天空遇到濃烈的酒香,威士忌帶著焦糖的顏色,邊緣漸漸變成淡淡的茶色或者琥珀色,透過河面吹來的風,云朵泛著陳舊的黃色,像極了某一天的舊時光。直到太陽再次升起,清晨的塔橋上綴著一輪旭日,倒映在清澈的河水里,躲藏在萬頃的彩云之下,看了就不能忘記,就如同在心底拋起了一枚硬幣,與泰晤士河約定了下一次相遇。

        如果說倫敦是謎面,那么這個謎面只有兩個字:“記得”。記得此刻,記得自己,記得酒香縈繞。

        從倫敦眼到牛津大學,再到古樸的倫敦大街上,曾有英倫紳士持著手杖在英國的每一個街角走過。這個時節的倫敦有些涼,隨著人潮緩慢又機械化地向前走確實是難得的體驗,小小的店鋪在你身旁慢慢倒退而去,時間仿佛被降幀播放,所有連續不斷的回憶被切割成一個一個全景畫面,直到色彩褪去,剩下淡淡的黑白色。等到圣誕節來臨的時候,所有回憶又隨著五顏六色的圣誕樹,被帶到很遠的地方。

        如果說在倫敦的漫步,是用腳步丈量這里的厚重歷史,那路過古老的車站總要停上一會兒,這里總是上演著離別和重逢,車站旁的倫敦地標酒店(The Landmark London)曾見證了這一切。玻璃屋頂和高聳的棕櫚樹撐起了8層樓高的中庭,當陽光照進來,酒店就成了倫敦街頭最美好和平的城堡。總有某個風雪交加的夜晚,需要暖黃色的燈光,照見重逢的淚水和離別時揮起的手,溫暖夜歸人。

        推開房門的那一刻,床頭柜上小小的卡片會告訴你,這座酒店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,也許和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費納德男爵愛上了這里的風土是同一年,但是答案并不重要,總之很多年前的某一天,地標酒店和沃德斯登莊園成立了。

        而在一百多年后的中國,如果沒有經典電影中周潤發一句非常帥氣的臺詞:“給我來一瓶82年的拉菲”,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葡萄酒產業也不會被如此多的中國人所知曉。終于英國這座古老的莊園迎來第一批中國考察者,古老的歐式城堡、1982的拉菲堆砌成的景觀塔,像古老的油畫似乎不能用鏡頭承載,卻被復刻在心底。

        如果說沃德斯登莊園代表了最傳統的倫敦,那么比斯特購物村就是今天最時尚的歐洲縮影。倫敦、巴黎、都柏林……直到比斯特遇到了支付寶,這場關于美酒的購物狂歡成為最簡潔的公式。

        泰晤士河畔的倫敦呀,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被記起。

        謎底:塞納河畔的流動盛宴

        巴黎埃菲爾鐵塔周遭幾乎沒有太高的建筑,無論你在哪個方向轉身都能看到。有人說這正是埃菲爾鐵塔的含義:“你永遠不會找不到我”。

        夜晚來臨的時候,巴黎才會恢復它的本來面目——光之城。伍迪·艾倫也曾迷醉在午夜的巴黎,巴黎在裝醉,而我們是真醉了。葡萄酒、干邑、香檳、文藝復興……關于藝術與酒,法國的謎底就是永遠沉醉。

        如果說倫敦空氣有些涼,那巴黎的空氣一定是甜的、美味的。巴黎的美食太多了,多到著名音樂人高曉松說起來都要吞幾次口水才能講下去。巴黎香格里拉和巴里耶酒店尤其如此。卡路里是所有壞情緒的解藥,當栗子泥和奶油融合在一起,唇齒間淡淡的奶油香氣就變得復雜而簡單。像意大利和法國交界處的勃朗峰,如同剛剛覆蓋了初冬新雪的褐色泥土,不是只有酒精才能讓人沉醉,放在盤子里的蒙布朗亦是如此。

        在巴黎除了法式蝸牛和牛排,更能讓人沉醉的就是鵝肝和馬卡龍了。他們都有令人神魂顛倒的魅力,一個是鮮美一個是甜糯。像是少女腳旁綴著小花的裙邊,只有遇到塞納河吹來的風才能微微飛起。

        琳瑯滿目的美食剛好可以展示每一個季節的巴黎。輕盈的、充滿生命力的,又或者低調克制的、溫暖儒雅的。幸運的是,法國不止有巴黎,還有聞名世界的波爾多和勃艮第,美食和美酒就在這里相遇了。酒和甜品的搭配就是這樣奇妙,能讓人一瞬間忘記所有的憂傷。

        曹操說酒是“何以解憂,唯有杜康”,張愛玲卻說“甜而穩妥,像記得分明的快樂,甜而悵惘,像忘卻了的憂愁”,當高香的水果遇到香氣富含的葡萄酒,這場流動的盛宴就這樣開始,最后卻用一杯白酒來收尾,讓每一種香氣都變得悠長,直到云朵從巴黎埃菲爾鐵塔的塔尖慢慢散去……

        沒有人能夠說清楚巴黎的全貌是怎樣的,流淌在耳邊的只有海明威的那句“如果你年輕時有幸停留在巴黎,那么你的余生無論去往哪里,巴黎永遠會與你同在,因為它是一場流動的宴席。”法餐和酒就成了最能與巴黎搭配的美好事物,而來到巴黎香格里拉的人,必然會邂逅到傳統或頗具創意的甜品、簡單而復雜的美酒以及佇立在巴黎中心的那座鐵塔。

        來到凱旋門旁邊的巴里耶巴黎富凱酒店,就能感受到沉醉的巴黎。1848年,拿破侖三世的統治開始了,獨特的藝術風格也由此形成,凱旋門旁的巴里耶酒店就像極了那時的建筑。幾百年后,站在巴里耶酒店的大堂,仿佛能再次聽到為了戰爭的勝利而吹響的號角。

        巴黎是個幸運的地方,有用鋼筆書寫了法國巴黎的海明威,也有深愛著這片土地的雨果,還有羅斯柴爾德家族世世代代在這里釀酒。Chateau de Ferrières就是這樣有酒有故事的地方。在法國,葡萄酒是一日三餐,也是尋常生活,烈酒卻是黑夜深處的精靈,飲而忘憂……

        當太陽升起的時候,不妨去巴黎的河谷購物村逛逛,跟村長聊上兩句,聽聽他對中國白酒的觀感與熱愛,“如果中國白酒來到這里,那么法國最頂尖的奢侈品,都會與它們在這個歐式小鎮中互動。”

        當謎底揭開,巴黎的鐘聲會在某一天再次響起,街頭縈繞著的是淡淡的白酒香氣,法國浪漫終將遇到中國式的美酒。

        記得如斯,沉醉如斯,當謎面遇見謎底,就是白居易說的“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否”。

        編輯:閆秀梅

        weixn


        相關熱詞搜索:

        上一篇:深耕歐洲之旅,中國白酒與世界共舞
        下一篇:悼念王秋芳大師

        lo娘和萝莉的区别是什么